当前位置:开江理财网 > 新闻 >

1秒烧掉423元:资本害了教培行业?

  • 新闻
  • 2021-09-08 15:43
  • admin

资本制造教培内卷

此前,大多数人都还相信,资本是无所不可以的。

作为头部平台之一的猿辅导在2021年共对外披露三笔筹资,分别是在3月、十月、12月获得10亿USD、22亿USD、3亿USD筹资,筹资总额超35亿USD,估值达170亿USD。入局的资本机构包括云锋基金、德宏资本、高瓴资本、腾讯资金投入等。

“它是钱可以烧出用户,烧出护城河,变成一个持久的、万亿级的业务吗?”今年1月,猿辅导开创者李勇在一部纪录片中,公开回话道,“我想不到哪些原因是它不可以的。”

毫无疑问,广告投放和用户补贴是两大花钱模式,但却又是绕不开的容易暴力的拓客方法。高途开创者陈向东曾表示,他不感觉花钱做业务是正常的,奈何资本裹挟之下,“市场被重构,我的想法发生了变化。”

截到今天年首季,高途销售成本支出高达3.53亿USD,同比增长202%,主如果因为扩大用户基础和提高品牌的推广成本增加,与对销售和推广职员报酬的增加所致。

随之水涨船高的是教培从业者的薪酬。小鹏老师坦言道,“若是在别的行业,我从事的岗位月薪8000元都是北京的‘区域价’了。即使明知晓教培行业的薪酬有泡沫在里面,但自己在面对下一份工作时,仍没办法调低期待,主动挤出泡沫。”

“以南京为例,此前,一个英语教培机构店长的月薪在13000元-18000元左右,还要再加上绩效奖金等。”单啸骏说明道,“但单以业务能力和水平而论,放在任何别的行业,6000-8000元都是高薪了。”

在他看来,资本更致命之处在于它让从业者只看到了钱,缺少责任感的教育工作者是不合格的。“从这一角度而言,甚至可以说资本其实毁灭了这个行业,它扭曲了从业者的三观。教育行业是不可以被钱绑架的,由于你面对的永远是那样多的小孩。”

推广大战之下,教培机构的进步节奏变得凌乱,原本教培机构的核心应该是教学水平,但在疯狂的推广竞赛中,市场推广的能力成为了获胜的重要,与教育的本质相背而行。

回顾2021年的在线教育行业,从手机上的微博、朋友圈、抖音短视频、快手和爱优腾等应用,到电视上的综艺、晚会和电视剧,再到公众场所的地铁、公交和电梯间无处不在的教培广告。据QuestMobile报告显示,在2021上半年,K12在线教育企业平均推广投放同比增长71.2%。仅2021年6月,猿辅导、学而思、作业帮三家在线上投放上,就烧掉了11.13亿,每秒钟约烧掉423元。

教培机构走进了“筹资—花钱拓客—亏损—筹资”往复的恶性循环。好将来上市10年,前8年盈利稳定增长,在2021年初迎来了历史上的初次亏损,这一历史性的亏损主如果由于好将来在推广上的迅速增长。好将来财报显示,近三年推广成本支出的同比增速为92.14%、99.92%和76.20%,均显著高于营收增速。

“目前回想起来,当时的教培行业真的有点疯狂了。”

从事K12教育运营岗位的小鹏老师在今年4月跳槽到某头部K12教育机构,“我应聘的时候需要的薪资是每月14000元,但机构主动给到我16000元每月,我都有点懵。从2021年开始,一路跳槽,一路加薪,仅仅一年的时间里,跳了5家K12教培机构,月薪也从最开始的7000元涨到了16000元。”

而这背后是教培市场如泡沫般的兴盛。伴随“双减”政策的逐步落地,行业整顿风暴开启。再回望教培机构疯狂起舞的2021年,恍如梦一场。

网经社“电数宝”电子商务云数据库显示,2021年国内仅在线教育共发生111起筹资,总金额逾539.3亿元,超越2021-2021年的筹资总和。其中头部在线K12平台猿辅导和作业帮所获筹资额高达380.1亿元,占行业全年筹资总额的七成。

“资本的注入,铺天盖地的广告推广,抬高了拓客本钱,进而堆高了价格,而所有本钱最后还是由消费者买单的,这是非理性的市场角逐。”安可音乐开创者、南京安可教育科技公司董事长单啸骏在同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对此,甚至有教培机构负责人指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一定量上,教培行业的进步规律和资本的逻辑,本身就是一个悖论,甚至在某些方面,资本对教培行业的影响是摧毁性的。”

商业模式仍未成熟

而今,学科教培的轰然倒塌,余震在耳,资本又涌入了素质教育、职业教育等市场。

IT桔子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教育行业共发生104起筹资事件,其中,教育信息化范围筹资事件23起,职业培训范围筹资事件23起,素质教育范围筹资事件19起,上述三个范围的筹资事件在整个行业筹资事件的占比超六成。

多位教培机构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达了对资本持小心态度,“资本逐利的本性,与教育行业要具备肯定公益性的特质是相悖的。教育是基础性需要,难以做到全然的商业化。”上海某职业教育机构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事实上,每年都会有资金投入人表达资金投入意向,但我还是感觉教培机构更合适做小而美的形式。”

单啸骏则算了一笔账,以素质教培一个300平的校区为例,需要配备的全职职员为五人,分别为校长、课程顾问和三位全职老师,可招收学生300人,满员的状况下,毛利率可达到50%。但伴随校区的增加,毛利率却是在渐渐降低的,两个校区需要加设总校长一职,三个校区则还要加设教务、销售和总管三个职位。

“一个教育机构的管理能力是有限的。”他进一步讲解道,教培机构事实上是要服务学生和老师双方,其实是很个性化的服务,这与资本所追求的规模化、可复制也是相背离的。“我感觉整个教育行业事实上还没跑出真的好的商业模式,都还在探索的阶段。资本加快了在线教育的模式,但现有模式是不健康的,目前教育行业整体也是不健康的。”

一方面在资本加速之下,教培行业确实偏离了原本的航道,另一方面在于教培不同于其他行业的特质,个性化、公益性等等,现在仍未找到可大规模复制的商业模式。海量教培从业者都表达了期望资本看到教培行业的特殊性,而非只不过关注数据。“资本事实上是把双刃剑,现在,对于资本的进入会优先考虑有国资背景的。”某素质教培机构负责人透露道。

学科教培行业的前车之鉴不只启发着教培机构负责人重新考虑资本与行业进步的关系,也改变了教培行业一般从业者的职业轨迹,降薪、裁员、转型……的消息不绝于耳。

小鹏老师亦在今年6月裁员潮中从上述头部K12教育机构辞职,到今天尚未找到适合的工作,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找工作几乎是从头做起,甚至因为任职过教培行业之后,对工作期待值和已有经验值与其他行业都不匹配,在市场上还不如应届生吃香,毕竟人家更年青。”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开江理财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sky-city.cn/News/20210908/139.html

猜你喜欢